學生  |  教工  |  校友  |  考生  |  訪客   
English?
  • 新聞網
  • 智慧服務中心
  • 辦公系統
  • 郵箱系統
  • 信息公開

学术学者學生

您的當前位置: 網站首頁  >  学术学者學生  >  正文

【法治日报】江岚 宋雯莉:国家亲权理念下涉罪未成年人观护制度适用的困境与出路

作者:江岚 宋雯莉   编辑:鲜文涛    来源:法治日报  发布时间:2022/08/04

2020年,未成年人保護法和預防未成年人犯罪法的修正重新闡釋了國家在未成年人保護中所扮演的角色,“國家親權”這一概念再次被提及。這也預示著我國少年司法模式正由刑事型轉向福利型,在此模式下産生的觀護制度也逐漸成爲治理未成年人犯罪的重要手段。

國家親權理念和觀護制度的緣起與更新

國家親權起源于羅馬,一方面通過官選監護等制度,在自然父親缺位時由國家頂替其角色;另一方面通過“限制自然父權的粗暴運用”,以國家親權幹預自然親權。隨後,英國也提出了“國家是少年兒童的最高監護人,而不是懲辦官吏”的衡平法學理論。

國家親權思想與我國傳統文化也有諸多共通之處。例如,稱做實事的官員爲“父母官”、儒學的“恤幼”思想等。相較于“冷冰冰”的國家責任,國家親權更具有“溫度”,更貼合“最有利于未成年人”原則,彰顯了國家對未成年人的深度關懷。新未成年人保護法確立了國家作爲未成年人保護的親權責任主體,將政府和司法保護單獨成章,國家親權逐漸明晰爲我國未成年人保護的指導性理念之一。

觀護制度作爲國家親權理念在治理未成年人犯罪中的一個重要體現,其核心內容是公職單位對有過錯的未成年人予以個別化、科學化、社會化的非監禁處遇措施。目前,我國尚未明確建立未成年人觀護制度,只是在部分法律中將社會觀護作爲矯治未成年人不良行爲或者犯罪行爲的一種方式。

國家親權理念下涉罪未成年人觀護制度的適用檢視

現階段,我國預防未成年人犯罪,主要采取的是社會管理或管控範疇內的思維路徑。在國家親權理念下,更應看到未成年人犯罪背後的社會福利缺失和照顧缺乏,思考如何將未成年人群體納入到社會治理的框架之內。觀護制度正是解決該難題的關鍵。

目前,觀護制度在我國的推行還面臨諸多阻礙。首先,在未成年人犯罪上存在“保護”與“懲罰”二元價值對立的難題。我國對于未成年犯罪嫌疑人一般采取少捕慎捕的刑事政策,給予未成年人“特殊”“優先”保護,刑罰適用較爲審慎。部分涉罪未成年人雖心智不成熟,但其人身危險性和社會危害性並不低。若對這類群體過于強調保護會缺乏足夠的威懾力預防其再次犯罪,且無法保護被害人的權益。

其次,觀護制度在實踐中存在諸多適用困境。一是觀護制度沒有立法的支持不具有普適性,且地方差異較大,致使實施同一犯罪行爲的未成年人的處遇措施不同,難以得到平等保護。二是觀護對象覆蓋面小,無法達到觀護目的。三是觀護人的職責規定不明晰,其選拔、考核、監督機制不完善。四是沒有根據未成年人的人身危險性和社會危險性設立梯次遞進的觀護措施。五是觀護效果考察標准較爲簡單,缺乏科學評估與後續的跟蹤考察。

國家親權理念下涉罪未成年人觀護制度適用的完善

其一,明確所有的涉罪未成年人爲觀護對象。對于心智不健全的未成年人來說,國家要同時發揮“嚴父”和“慈母”的作用,盡可能杜絕未成年人再次走向犯罪。所以,無論涉罪未成年人是否達到刑事責任年齡,都要對其進行觀護。只不過根據犯罪行爲的不同,所采取的觀護執行方式不同。

其二,確立檢察機關爲觀護主體,完善觀護人的選拔、考核和監督機制。檢察機關設有專門的未成年人檢察部門,由其決定對涉罪未成年人實施怎樣的觀護措施更合理。由于觀護對象較爲特殊,觀護人需要兼顧專業性和敏銳性。根據最高人民檢察院、共青團中央《關于構建未成年人檢察工作社會支持體系的合作框架協議》,檢察機關可以通過政府購買服務的方式,培育未成年人司法社工服務項目,以實現專業化辦案和社會化保護配合相銜接。在觀護人的考核與監督上,可建立多方監督的網絡平台。在保護未成年人隱私的前提下,觀護人需要定期在平台上實名彙報觀護過程及觀護成效。若存在觀護人瞞報、虛報或者其他不正當行爲時,受觀護人、其監護人及其他社會組織可通過該平台舉報觀護人,一經檢察機關核實,撤銷觀護人觀護資格。

其三,設立梯次遞進的觀護措施。針對涉罪未成年人的個人條件、家庭情況、社會危害性和人身危險性程度設置不同的觀護措施。如果未成年人實施了法定刑最高爲三年以下的犯罪行爲,可居家觀護;對于“無監護人、無固定住所、無經濟來源”的未成年人應將其送至福利院或者專門學校進行觀護;如果未成年人實施了法定刑最低爲三年以上的犯罪行爲,則送其至觀護站進行集中觀護。

其四,引入風險評估工具,統一觀護效果的考察標准。涉罪未成年人觀護效果的考察要以風險因素爲核心。在多機構合作的基礎上研發統一的風險評估工具,觀護人根據不同的階段選擇不同的模塊,對未成年人的再犯風險、對自己和對他人的風險進行評估。風險評估的結果納入到社會調查報告,並成爲社會調查報告的核心組成部分,作爲未成年人處遇的核心參考。

原文鏈接:http://epaper.legaldaily.com.cn/fzrb/content/20220803/Articel11003GN.htm


湖大微博

湖大微信

湖大官網

    版权所有?湖北大学 2016 湖北大学党委宣传部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友谊大道368号 邮政编码:430062  鄂ICP備05003305    图标鄂公网安备 42010602000204号